浅析DCEP价值锚定模式设计创新

2020年03月09日 发布 426 浏览

人类社会货币形态经历了从结绳计数逐渐发展、变革的过程,从天然贝壳到金属铸造、再到印刷纸币,现在已经到数字货币时代了!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区块链技术的成熟,数字货币产生低成本、流通高效率和交易结算特别便捷的数字化优势,使人类社会货币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数字货币时代。

我国自2014年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研究,作为一项国家级重点工程,由中国人民银行主导数字货币研发已长达5年之久。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名称为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央行日前表示将加大力度进行数字货币的推广应用。我国数字货币必将迎来进一步的大发展,央行将成为首个发行主权数字货币并开展真实应用的中央银行,将继续引领全球数字金融的发展。
为什么在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移动支付工具已经如此快捷的今天,人民银行急于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中国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意义何在呢?

我们说,央行数字货币DCEP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DCEP是中国为全球准备的世界货币!央行推行数字货币主要是应对国际主导货币及境外数字货币(Libra)的双重挤压,缓解跨境支付矛盾和提高跨境金融便捷性,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目前我国DCEP采用“央行-商业银行”双层运营架构,在管理上采用部分中心化模式,保留中央银行控制权。据报道,DCEP完全以人民币为价值基础,一单位的DCEP等值一元人民币,只要双方有手机和数字钱包,不需要使用互联网,点对点即可完成支付。

如果DCEP只是“数字化的人民币”,价值基础仅仅锚定人民币,只是对纸钞和硬币(M0)的数字化替代,那我们发行数字货币就没有太多的现实价值和更加长远的战略意义。如果DCEP在货币理论和货币创造机制上没有创新,无法承载“DCEP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目标,人民币国际化就难以实现“换道超越”。

DCEP应该是不仅仅承担硬币和纸钞的功能和信用,而更应该在货币理论和货币发行机制上进行创新,承载更加丰富、更加宽泛的货币功能,加快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Facebook发行的天枰币(Libra),锚定的是以美元为主的一篮子货币,包括欧元、日元等主权货币以及30多家参与方的证券、黄金、实物资产等有价物,最终Libra的基本框架一定是以美元为主、一篮子货币和资产为锚定价值的。这样做的好处在于Libra的应用可以涵盖全球支付、科技、电信、区块链金融、风投资本等众多领域,集合50余家加盟会员的信用和资产优势,即使只为Facebook的27亿用户群服务,Libra的应用场景优势使Libra迅速成为“天然的国际货币”。

显然,DCEP如果100%以人民币为价值锚定,即便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参与,但单一人民币价值锚特性,注定了无法与Libra展开国际竞争,无法实现“换道超越”,无法成为国际化的货币。

当前,区块链集成技术可以让数字货币轻轻松松绕开中心化银行间支付结算系统,实现点到点的支付和结算,推动货币变革“中心化”的模式,进入“非国家化”的自组织、自生态化的“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新时代,国际货币竞争的形态必将出现新的态势,DCEP很有必要在价值锚定物的设定上,采用更加开放、更加大胆、更富想象力的方案,我们不能因为DCEP价值锚物的缺陷,让人民币在国际化竞争中输在起跑线上。

那么DCEP应该设计怎样的价值锚定体系呢?也许在继承现有框架体系的基础上,可以借鉴Libra锚定一篮子储备资产的方法,结合SDR(特别提款权)的定值方法,确定DCEP的价值锚体系。比较可行的一种思路是“人民币+美元”组合锚定模式,即以一定比例的人民币资产和一定比例的美元资产组合,如:数字货币发现总价值锚定国家外汇美元储备总额和部分人民币资产,假如当前M0数量14.5万亿元,即DCEP发行上限为14.5万亿元,假定我国外汇储备的美元总额为1万亿美元,按照即期汇率7.0计算,则14.5万亿个DCEP,锚定7.5万亿人民币和1万亿美元,当美元即期汇率变化时,可以自动调节人民币和美元权重比例,可确保1个DCEP价值始终稳定在1元人民币,确保DCEP有100%的兑付保障,有充足的信用基础。

这种“人民币+美元”复合锚定价值的模式优势非常突出。DCEP由于使用即期汇率即时调整锚定物比例,理论上1个DCEP永远等同于1元人民币,这有利于DCEP履行货币价值标定职能;由人民币加美元复合而成,可以对冲部分汇率风险。

这样央行发行的DECP就“不完全是人民币”,而是一篮子的“人民币+美元”复合币,人民币和美元各占一定权重,复合DCEP中的美元起到为人民币增信的作用,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使得中国人民银行成为第二个提供美元支付手段的中央银行,人民币将借船出海,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蓝图。